主页 > 专栏 > 内德专栏:争四又不是初恋大家为何如此娇羞?
2019-04-25

内德专栏:争四又不是初恋大家为何如此娇羞?

  又是一个奇葩的周末,曼城花好月圆,利物浦三军用命,阿森纳刀枪入库,切尔西舟车劳顿,曼联魔怔了……

  2月之后,埃弗顿最近的五个主场分别以0-2输给曼城,0-0逼平利物浦,1-0小胜阿森纳,2-0战胜切尔西,4-0大胜曼联。

  如果你经常在懂球帝看《女神大会》这个栏目,就会发现大家的审美貌似五花八门但其实也有一些共同之处。比如大家都喜欢入宫之前的嬛嬛,嫁入金家之前的冷清秋,还珠格格第一部里的小燕子和紫薇……总之,姑娘最美的时候肯定是她当姑娘的时候,一旦搅入了家长里短,心思就不可能还那么单纯。

  这事儿搁索尔斯克亚身上也一样,转正之前他心里装的只有爱情,而现在他还要考虑着如何在这个家里掌握经济命脉和话语权。但问题在于,一入侯门深似海,一旦动了某些人的既得利益,以前被胜利掩盖的问题就会重新被翻到明面上来。

  本场比赛,曼联摆了套奇特的4-3-3阵型。一般的4-3-3都是标准的边路起飞阵(比如曼城和利物浦),但曼联两个边后卫,达洛特没速度,林德洛夫是客串;两个边锋马夏尔和拉师傅从小修行的都是中锋技术,老爱往中间走;弗雷德、马蒂奇、博格巴三中场,肯定要负责中路的攻防……

  这样一来,这套4-3-3就从边路起飞变成了中路扎堆。其实,这样的布置也并非不可理解。对面埃弗顿可是拥有科尔曼+理查利森&迪涅+伯纳德的顶级边路配置,既然边路刚不过,那就干脆紧缩阵型一柱擎天。

  理想状态下,弗雷德拖后,如果马蒂奇多跑几步就可以在他身前提供屏障保护他传球;博格巴突前,如果三前锋能够多跑几步他就能送出身后球;而且埃弗顿的围抢向来都是一锤子买卖,如果曼联多跑几步把球成功传出中后场危险区,前方就有广阔的空间。

  但是,上述三个如果都仅仅止步于如果。本场比赛,曼联这帮20来岁的小伙子一起打出了60岁的状态,全场散步遛鸟逛公园子,让我仿佛看见了自己30年后那幸福的退休生活——枸杞难挡岁月催,还得往里加当归。西风策马多疲累,不及一个保温杯。

  但问题是,对手埃弗顿可没想跟你探讨什么老年养生哲学,他们最近刚刚接过默西塞德的劫富济贫大旗,磨刀霍霍正等着豪门下锅。

  其实,埃弗顿本场比赛很多都是赌命似的双人围抢,只要曼联持球队员能有两个传球点,就可以破解。前提是,你的队友要跑出这两个点。于是,理想和现实又一次产生巨大差距——每次曼联持球队员用求救的目光望向队友的时候,队友总是一脸漠然:

  不仅是进攻,防守也是如此。整场比赛,曼联始终懒得多跑两步贴住埃弗顿的进攻球员。所以,理查利森在小禁区里用了个动作如此之大的倒钩都没能挂到任何一个曼联球员;冰岛大狙已经明目张胆开八倍镜了面前还是一片开阔;迪涅远射的时候曼联防线的唯一作用就是一字排开挡住德赫亚的视线;以及,沃尔科特大概已经有五年没有感受到这种碾压对手的风驰电掣了。

  最终,曼联以射门7对15、射正1对8、比分0-4的悬殊数据结束了这场灾难般的比赛。赛后,从索帅到内维尔等一众名宿都出离愤怒,因为这仅仅是曼联英超史上第5次净负4球,而上一次曼联以0-4的比分败给埃弗顿还是在1912年。

  那一年,泰坦尼克号从美国出发,派拉蒙电影公司成立,韦戈纳提出大陆漂移说,孙中山在南京宣誓就职临时大总统,大清亡了……

  自英超1992年成立以来,这个联盟一大半的辉煌都镌刻在曼联身上。即便弗格森爵士退休带来了冰川纪,但他们靠烧荣誉册取暖也能支撑个十年八年的。虽然我们理解拉伊奥拉、门德斯们想趁着英足总出台经纪人佣金限制条款之前赶紧再捞一笔,我们也理解球员们想在有限的职业生涯里拿到更多的票子,但这一切的基本底线是:在你穿上曼联球衣的那一刻,就不能妄想凌驾于这支球队之上。

  通过近两个赛季的欧冠淘汰赛,热刺和利物浦都为其他球队提供了击败曼城的解题思路:一来靠抢,二来靠莽,只能抱着大比分输球的勇气去博取胜利,一味苟着肯定是没前途的。

  其实,以弱胜强多半是这个战术。当年项羽砸锅破章邯,韩信背水战赵王,织田信长奇袭桶狭间,都是赢在快准狠和不给自己留后路上。所以,热刺只要坚持欧冠四分之一决赛的战术——中场逼抢破曼城的传递,大脚转移打曼城身后,就很有可能再次取得好成绩。

  看看热刺的大名单,还真是一把辛酸。中场负责抢截的西索科,伤了;锋线担任桥头堡的凯恩,伤了;首场欧冠扑出阿圭罗点球的洛里,伤了;边路负责混不吝的罗斯和奥利耶,都不是满血;首发的福伊特和替补席上的彼得斯、斯基普,FIFA游戏里还都是铜卡球员。

  没法子,到了4月之后如果球队还在双线、三线作战,那么一半拼的是球员实力,另一半拼的是贫富差距。当热刺一线队都快凑不齐人的时候,曼城的板凳上还坐着费尔南迪尼奥、萨内、大卫-席尔瓦、奥塔门迪、马赫雷斯、热苏斯……

  所以,本场比赛的热刺再难像欧冠比赛中一样,用中场的高段位逼抢来直接给曼城造伤害,他们能用的只剩下中场大脚转移打曼城身后这一招。

  没错,欧冠被淘汰之后,曼城生气了。这是2019年曼城围抢最凶狠的一场比赛,开场之后他们直接把抢截线推到了热刺的后卫线上,避免了在中场的消耗战。而热刺的后卫在曼城的疯狂逼抢下无法出球,只能任凭曼城在左右两个边路反复摩擦。而且,比赛仅仅4分钟就摩擦出一个进球。

  但是,曼城整场的情绪都是有些失控的。由于太想赢球,三军用命一起前压,哪怕早早取得领先也没有收着打得意思,导致热刺拿到的每次反击机会——只要球能到埃里克森脚下,一个长传就变单刀。

  第3分钟,孙兴慜单刀,被扑。第15分钟,埃里克森单刀,被扑。第17分钟,孙兴慜单刀,被追铲。第44分钟,孙兴慜单刀,被扑。……

  伯纳德-席尔瓦禁区倒地,裁判没看见。阿尔德韦雷尔德禁区手球,裁判没看见。福登禁区倒地,裁判没看见。沃克禁区内手球,裁判:我……实在不好意思看见。

  这并不是一场太精彩的比赛。球员一周三赛累得脱力,加上早场,体力和精神都已经到了崩溃边缘,斯特林最后时刻急的像落后一样,都是为了竭尽全力拿下这场胜利。

  其实,无论是利物浦在联赛中的生不逢时还是曼城在欧冠中的屡屡受挫,都是足球给予每个拥趸的磨砺。齐天大圣面对十万天兵,最后被一只手压死,被十万八千里路销磨,英雄被另一个无力抗拒的更强者消灭,这是命运,是力有不逮回头无岸,是世恶道险终究难逃。但毕竟回首向来萧瑟处,曾有金甲战衣在云端。就像《悟空传》结尾时,悟空说:“我来过,我战斗过,我不后悔。”

  本场比赛过后,福登在接受采访时回忆了蓝月军团2012年拿下英超冠军的情形。那一年,争冠的关键战役是曼彻斯特德比。福登说:“那场比赛,我是场边的球童。”

  这不禁让我想起前几天阿诺德在回忆2014年球队拿下英超亚军的情景。那一年,争冠的关键战役是利物浦vs切尔西。阿诺德说:“那场比赛,我是场边的球童。”

  本场比赛之前,许多利物浦球迷都陷入了“我们今天都是曼联球迷”的人格分裂。对于kop来说,这绝对是一次全新的人生体验,多年之后回忆起来肯定连自己都不相信,“哎?我当年竟然会因为曼联的状态太差而感到痛心疾首?”

  当然,回过神来之后,球迷还是要关注自家球队的比赛。自打被扭曲的越位线坑走了三分,卡迪夫城的保级大业就一天不如一天。眼瞅着自己就要和哈镇、富勒姆两个小伙伴去英冠作伴了,卡迪夫城老帅沃诺克本场拿出了三项核心战术:

  第二项战术叫“两边随便走,肋部不给过”,整体阵型向中路靠拢,用饱满的肉体去填满肋部的空当;

  在足球场上,浇水可是个技术活儿。大部分球队都会在比赛之前给草皮适量浇水,一是为了降低球场硬度保护球员,二是为了使皮球平稳快速的滚动。如果水浇多了,那么快速滚动的可能就是不止皮球了。但如果不浇水,那么球和球员都会磕磕绊绊,很适合强制给强队降速和增加传球失误。

  所以,主场优势是个花样繁多的系统工程,只要你应用得当,负责浇水的大爷都能成为战术板的重要组成部分。

  面对卡迪夫城的人海战术和植物学输出,利物浦一直没法打出流畅的进攻,只能去投入更多的进攻兵力。于是,范迪克当后腰,阿利松当中卫,边后卫当边锋,上半场利物浦全线%的控球率。这种压制也并非没有收益,凯塔和马内都给队友送出过绝佳机会,但本场利物鸟遇到蓝鸟,射门的时候当然要唱一首“我想要飞得更高”。

  而久攻不下也带来了许多副作用,比如马蒂普带球推进的次数越来越多,卡迪夫城一个反击打回来,莱恩单靠速度就能反复生吃阿诺德。看到此情此景,利物浦球迷恐怕已经开始把莱恩的名字替换成登贝莱或者库蒂尼奥,然后自觉地去备好欧冠半决赛的药。

  作为英超定位球进球最多的球队,利物浦的定位球套路一般有三种:一是罚到前点马内冲顶,二是罚到中间马蒂普争头球,三是解围到禁区外让罗伯逊/阿诺德长传找范迪克头球摆渡。

  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幺蛾子战术,但诡异的是,在维纳尔杜牧射门的时候,他面前竟然一片开阔无人防守。

  经过名侦探内德的逐帧解读,发现进球的关键在于——在罚角球之前,马内去场外扔垃圾了,所以成功吸引了卡迪夫城两个前点防守球员的目光……

  所谓的战术角球,说白了就是一个主演带着一群戏精一起研究《如何在罚角球时更好的骗对手》。戏精利物浦倒是一大堆,但主演一定要忠厚老实、满脸无害、让对手相信他只是单纯的捡个垃圾日行一善……这个关键角色……沙雕-马内……对吧,连名字都透着一股子淳朴。

  就这样,利物浦成功攻破了卡迪夫城的球门,然后理直气壮的进入了大保健模式。虽然卡迪夫城也有莫里森头球顶空门这样的救心丸力作,但是作为一支赛季打了34轮主力中锋和替补中锋加起来才进了1球的球队,他们的仓库里实在没啥像样的进攻武器。

  于是,在利物浦的一次反击中,莫里森用他那伟岸的身躯一把将萨拉赫拥入怀里,十八摸的同时还夹杂着贴面、凝视、调戏、搂腰,10秒钟内做完全套撩妹动作就差公主抱和举高高,眼看着萨拉赫芳心已动就要沦陷了却突然撒手任凭人家摔倒,然后一脸无辜跟裁判说“我什么都没做”。裁判面无表情的指向点球点:“在神圣的足球场上你都干了些什么?渣男!”

  最终,在这场相当艰苦的比赛中,马内使出了捡垃圾战术,萨拉赫出卖了自己的肉体,米尔纳解锁新的庆祝动作,利物浦凭借着两个非运动战的进球拿下了比赛,重新获得三天份的榜首体验卡。

  赛后,克洛普在接受采访时对第一个进球进行了更加深入的解读:“这次角球战术是小伙子们在中场休息的时候讨论决定的。表面上我们只是收获了一个进球,但实际上我们的出发点是公益,落脚点是环保,最终实现的目标是……”

  平心而论,埃梅里从温格手里接下的并不是一支潜力股。防线严重老化,一批半吊子小将,最大牌的奥巴梅杨、姆希塔良、厄齐尔都已经年近三十,医院里还有一群老病号无法清理。

  于是,我们就看到了本场比赛阿森纳多达7人的首发轮换,不仅惊世骇俗的把上周中战胜那不勒斯的阵容拧了一百八十度,还用一条薄弱的板凳硬是给你凑出了生物多样性。

  ——前场用的是拉卡泽特、奥巴梅杨、厄齐尔的进攻最高配。“来,我们看看撒丫子进攻能进几个。”

  ——后场用的是穆斯塔菲、马夫罗帕诺斯、詹金森、贡多齐、埃尔内尼的防守最低配。“来,我们看看躺平任捅能流多少血。”

  于是开场仅仅17分钟,在一次水晶宫的定位球中,先是詹金森一个人把越位线向后平移到和本特克平齐,然后穆斯塔菲用举手找裁判却把本特克漏了个精光,最后本特克头球冲顶时已经是面对空门……友情提醒阿森纳:CTMD本特克的前提是推单刀。放他头球,这句无效。

  足球场上的艺术家,多半生长在腰上。无论前腰还是后腰,总是最容易纵览全局的位置。他们就像音乐会上的指挥家,任务是掌握节奏、引导队友、让鼓瑟笙箫在最合适的点上奏响。

  而厄齐尔,天生就是干这活儿的。他是个纯粹的传球手,有清晰的思路,擅长在狭小的空间里通过无球跑动和传球寻找空当制造杀机。但是,他的缺点是身体对抗差,回撤拿球特别耗能量条。所以如果想让他功能最大化,至少需要给他提供一个保护的,比如托雷拉;或者一个能帮忙中后场持球推进的,比如拉姆塞;或者一个能够给他大脚转移到防守弱侧的,比如扎卡。

  总之,这哥仨只要有一个,就能解锁厄祖模式。不幸的是,本场比赛这三位都没上。好消息是,厄齐尔依靠着拉卡泽特的回撤帮忙和科拉西纳茨的推进勉强变了个60%的厄祖,打入了扳平比分的一球。坏消息是,就算厄齐尔在前场用无球跑动画出一幅蜘蛛网,只要两个蓬蓬头在后腰位置一站,除了回传还是回传。而且,这俩大爷还得让厄齐尔不断回去帮忙防守。如果你让奶妈保护肉盾,派媳妇看家护院,基本也就没什么指望创建资本主义和谐家庭了。

  当然,埃梅里也及时发现了这一问题,他迅速换上伊沃比和奈尔斯,用一次习惯性的中场打脸把三中卫阵型重新调整成四后卫,顺便加强了两个边路的推进。于是在下半场开始之后到60分钟左右,阿森纳不仅占据了场上的优势,而且还把水晶宫的边路进攻压了下去。

  然而,就在科拉西纳茨开始频繁后插上丰富进攻层次性的时候,穆斯塔菲弱弱的举手:那啥,这次轮到我炸了。

  是的,穆斯塔菲不仅炸了,而且一炮双响。他先是一个销魂的闪身让扎哈从他身后钻了过去,然后又没能防住比自己矮一头的麦克阿瑟,被对手头球得手。

  这就是穆斯塔菲,丢失位置和上抢失败是常规性失误,冒顶漏人和预判失误是间歇性发作,举手示意是必备技能,每个赛季还有几个无脑送点的保留节目。他的失误集锦连在一起就是《后卫能犯的错误大全》,而且挖坑之前连点儿提示都没有,炸得随机,炸得任性。而这样的穆斯塔菲,阿森纳已经坚持用了三个赛季。

  到此为止,3-1的比分已经让本场比赛失去了悬念。剩下的时间,阿森纳球迷所能做的只是欣赏对手的扎球王,想念自家的扎球王而已。

  ——本赛季,阿森纳一共有10次因防线犯错送对手进球,在英超仅次富勒姆。而埃梅里在赛后采访时表示:“穆斯塔菲这个赛季一直都很稳定。”

  ——本赛季,贡多齐首发出场时阿森纳的胜率是44%,替补出场阿森纳时的胜率是52%,不出场时阿森纳的胜率是80%。而埃梅里说:“贡多齐有机会成为阿森纳队史上的传奇人物。这是他的第一个赛季,他每天都怀揣抱负和努力,他做得很好。”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内德专栏:争四又不是初恋大家为何如此娇羞?”全部内容,更多内容敬请关注!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