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专栏 > 2019-3《收获》·专栏“致江东父老”:在春天哭泣(李修文)
2019-05-22

2019-3《收获》·专栏“致江东父老”:在春天哭泣(李修文)

  原标题:2019-3《收获》 · 专栏 “致江东父老”:在春天哭泣(李修文)

  大雨过后,春天来了,我先是看见河水变得异常清澈,鱼苗被水草纠缠,只好不停地翻腾辗转,可是,一旦摆脱水草,它们就要长成真正的鱼;一群蜜蜂越过河水,直奔梨花和桃花,我便跟随它们向前奔跑,一直奔到桃树和梨树底下,看着它们从桃花到梨花,再从梨花到桃花,埋首,匍匐,大快朵颐,间或张望片刻,似乎是在怕被别人知晓了此处的秘密;而后,不经意地眺望,群蜂都将被震慑——远处的山峦之下,油菜花的波浪仿佛从天而降,没有边际,没有尽头,不由分说地一意铺展和奔涌,如此一来,蜂群们就像是醉鬼们远远地看见了酒厂,全都如梦初醒,赶紧上路,赶紧要自己早一点彻底醉倒,不如此,岂不是辜负了山河大地的恩宠?

  我就继续跟着蜂群往油菜花地里奔跑,没跑几步,我便看见了正在争吵的和尚和诗人:和尚是哥哥,已经出家了好几年,可是,一年四季里,用他自己的话说,除了念经打坐,他就没有哪几天是可以不用担心那个不成器的弟弟的,所以,只要有点空,他便要往家里赶,好让自己知道,那不成器的弟弟,到底吃饱了饭没有;那弟弟也是荒唐,高中毕业之后,一心要做个诗人,既不安心种地,又不出门打工,甚至连诗也没有写出来几首,终日里好似游魂一般,绕着河水打转,绕着田埂打转,转着转着,他便忍不住哭了出来。有一回,下雨的时候,他正在哭泣,恰好遇见我,“多美啊!”他哽咽着,让我去看雨幕里的麦田,“你说,要是有人看见它们都不哭,那么,他还是个人吗?”

  可是,我只有十岁出头,目睹着雨水和麦田,我必须承认,眼前所见,千真万确是美的,但我还不至于为它们落泪,往往是局促了一阵子,我也只好羞惭地跑开,但我不会跑得太远:怀揣巨大的好奇之心,我会远远地找一处地界躲避起来,再看着他哭泣、奔跑和仰天长啸。

  一如此刻,油菜花地里,蜂群们已经早早抛下了我,消失在了我一辈子也数不尽的花朵之中,我便在潮湿的田埂上坐下,去偷听和尚与诗人的争吵——和既往一样,和尚先是耐心劝说诗人,莫不如跟自己一起剃度出家,总好过没有饭吃;诗人却说,吃上饭只是一件小事,他的大事,是要等着诗从地里河里树林里长出来;和尚气不打一处来,再去愤怒地质问诗人,写诗到底有什么用?诗人动了动嘴角,告诉和尚,万物自有灵,所以念经打坐也不会帮助一株油菜长得更繁更茂,那么请问,念经打坐有什么用?话已至此,和尚忍不住要殴打诗人,终于未能伸手,却一眼看见了我,我还未及闪躲,他倒是拖拽着诗人一路小跑着来到了我的跟前。

  转瞬之后,当着我的面,那一对兄弟竟然打起了赌,口说无凭,以我为证:哥哥念经,弟弟念诗,如果我觉得哥哥念的经好听,弟弟现在就跟着哥哥去出家;如果我觉得弟弟念的诗好听,哥哥从此再不多说一句,任由弟弟继续不成器下去,但有一条,弟弟念的诗,得是自己写出来的,而且,是现在、立即、马上写出来的。或许是好奇之心还在继续,也或许是以为见证这一场赌博能够加快自己的长大成人,仓促之间,我竟懵懂着点头,眼看着和尚就在我对面盘腿坐下,刹那工夫,天地之间竟然变得异常安静,蜂群们发出的嗡嗡之声远远地退隐到了听力所及之外。

  多年以后我才知道,油菜花地里响起的念诵,不是别的,正是《地藏经》——那一段让人失魂落魄的念诵之声啊,一时如雨丝擦过柳条,欲滴未滴,其下流淌的河水也只好驻足不前,等待着它们的加入;一时又如在夜晚成熟的豆荚,欲绽未绽,黑黢黢的身体里正在制造小小的雷霆,却又被月光惊吓,一再推迟着彻底的暴露;慈悲音和喜舍音,云雷音和狮子吼音,少净天与遍净天,大梵天与无量光天,这些经书里的命名与指认,我至少需要二十年后才能少许明白它们究竟身为何物,但它们却又全都在念诵里早早示现,化作了少年眼前清晰可见的一景一物,它们是:报春花和油菜花,石榴树和苹果树;它们是:穷人摘下了豌豆角,瞎眼的人望见了火烧云。是的,它们几乎是大地上的一切。而那和尚仍然闭目,念诵还未停止,我的狂想便继续奔流向前,那一段让人失魂落魄的念诵之声啊,先是变作了半梦半醒的喜鹊,慵懒地鸣叫了一声,一枚果实便应声出现在了花朵上;而后,它又变作了夏天里的稻浪,风吹过去,稻浪们不发一言,沉默地去绵延去起伏,像是受苦人忍住了悲痛,但是,所有的酸楚与哽咽,都将在稻穗与稻穗的碰撞中得到久违的报偿。

  真好听啊。那和尚早已结束了念诵,我却迟迟陷落在一座被光明环绕的山洞里无法脱身,张了张嘴巴,好半天也说不出话,对于我的迷醉,那和尚显然心知肚明,甚至不等我的评点,他便赶紧去吩咐诗人来念一首他自己写的诗,这首诗,必须是他自己现在、马上、立即写出来的。诗人愣怔了一会,终是不服气,下定了决心,跳下田埂,拨开一株半人高的油菜,再拨开另一株比他还高的油菜,踩踏着脚底下湿漉漉的泥巴,反倒像个去意已决的求法僧,倏忽之间便消失不见,就好像,过一会,待到他从油菜花的背后现身,他定然会手捧真经一般捧出他的诗。

  作为一桩赌局的见证人,哪怕诗人不见了,我自然也不能随意离开,所以,我便老老实实地继续在田埂上坐下,偷偷打量着近处的和尚:弟弟毕竟是他的心头肉,哪怕只离开了一小会儿,他就忍耐不住,跟了上去,没跟几步,叹息一声,掉转了步子,和我一样,在田埂上坐下,闭目,但却没有念经。这时候,黄昏正在加深,满天的火烧云像是在突然间窥见了自己的命运,说话间便要从天空中倾倒下来,再和大地上金黄色的波浪绞缠奔涌,一路向前,最终,它们将在夜色来临之前奔入山丘与山丘搭成的巨大熔炉——我正恍惚着,那和尚却已不耐烦,站起身,在田埂上来回打转,直至踮起脚尖往前眺望,可是,弟弟的身影一直没有出现,他也只好强忍着怒意重新坐下,再次闭上了眼睛。

  直到天黑之前,由远及近,油菜花地里终于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响,差不多同时,我跟和尚都是腾地起身,再等着诗人现出身形,然而,他却久久未能推开密不透风的油菜们跨上田埂,这时候,和尚便再也忍耐不住,拨开油菜们,一把拽出诗人,劈头就问,你的诗在哪呢?还有,写不出就写不出,你哭个什么哭?听见和尚这么说,我便往前凑近了一步,借着一点微光,我终于看清楚,真真切切地,诗人的脸上淌了一脸的泪。沉默了一会,诗人还是承认了,他确实没有能够写出一首诗,然而,只要不让他出家,一直呆在这里,或早或晚,他会写出诗来,只因为,地里河里树林里迟早会长出诗来,到了那时,诗就自然会从他身体里跳出来,好像刚才,油菜地西北方向的深处,他刚刚在一条小河边站定,立刻就忘记了这世上的一切,甚至忘了写诗——美,他只见到了美,他唯一能够想起的,也只有美;一看见美就在眼前,一想到美就在眼前,他的眼泪,便再也止不住地涌了出来。

  李修文:1975年生人,毕业于湖北大学中文系。著有长篇小说《滴泪痣》、《捆绑上天堂》,中短篇小说集《浮草传》、《闲花落》及散文集《山河袈裟》等,曾获鲁迅文学奖、春天文学奖、茅盾文学新人奖等多种奖项,编剧作品曾获大众电视金鹰奖,现为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武汉市作家协会主席。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2019-3《收获》·专栏“致江东父老”:在春天哭泣(李修文)”全部内容,更多内容敬请关注!转载请注明出处。